西班牙潜水员被困洞穴60时后奇迹获救

2017年4月15日星期六,西班牙潜水员Francisco Gràcia独自受困于漆黑的洞穴,命悬一线,但此时在他头脑中一直萦绕的,是他可能把自己的朋友送上了一条不归路。

时间一点点逝去,气体供给即将耗尽。在地下40米深处的洞穴里Gràcia还能活着的唯一原因,是他奇迹般的在气体耗尽之前找到了一个洞内的气室(洞内有空气的腔室)。呼吸着洞内高度二氧化碳沉积的污浊空气,55岁经验丰富的洞穴学家、大学教授,Gràcia的意识开始模糊。

 

由于已经失去了时间概念,他觉得似乎已经被困在那5天了。恍惚间他看到了由远及近的气泡和水中的微光,然而又意识到那只是幻觉而已。被救的希望变的渺茫,他想Guillem Mascaro,他的潜伴也是唯一的救援希望,可能没能回到水面。

 

“后来,我想他们根本不可能找到我,因为Guillem Mascaro可能回不到水面。”Gràcia回忆道,“他对这个洞了解不多,我怕他可出去之前就没气可用了。”

 

事情发生时Gràcia正和Mascaro一起测绘Cova de sa Piqueta洞穴的水下地形,地处西班牙的马纳科尔(Manacor)。然而正当他们越潜越深时,引导绳突然被锯齿状的岩石边缘隔断了。慌乱之中Gràcia尝试找寻绳子的另一端,把它们重新连起来。当他成功把断了的绳子接起来时,他们的供气系统所剩下的气,已不够支撑他们两个人一起回到水面了。

经过短暂的思考,两人决定回到洞穴深处的一个100米长、40米宽气室内,在这里Gràcia决定把自己所剩不多的气留给潜伴Mascaro,让他先返回到水面求救。之后直到被营救前的60个小时内,Gràcia孤单的守候在漆黑的洞里,靠喝一个小浅坑内浑浊的水存活。

“作为洞穴潜水员我们早已习惯了孤独,但真到了一个人被困且求救无望的时候,这简直就是最糟糕的噩梦!”Gràcia回忆说。

 

饥饿和气室内浑浊的气体开始让Gràcia害怕起来,他不敢让自己睡过去。在这种恶劣的空气中和极度潮湿的环境里,他怕一睡不醒。然而糟糕的是,越发的焦虑导致他吸入更多污浊的气体。为了避免失温,Gràcia决定爬上旁边一个凹凸不平的大石头上,并找到了一块相对平坦,靠近一处小水坑的地方躺了下来。

 

黑暗中他艰难的支撑着自己,靠着眼看就要电池耗尽的潜水灯,往返于临时“厕所”和他的“栖身之所”之间。

 

“那的水咸滋滋的,但喝多了就觉得甜了,”他说。这处水源延续着他的生命线,也在降低他的活力。

 

正当Gràcia在地下挣扎着适应“新环境”的同时,Mascaro成功的回到了水面,并通知了警方,救援行动随即展开。

 

据Mascaro阐述,他知道Gràcia在洞中确切的位置,但是救援潜水员们就是找不到他,因为水太浑了。救援人员在那样的环境中根本什么都看不到,才向内推进了100多米,他们就因为害怕在迷宫般的洞穴系统中迷路而停止了搜寻。但他们依然尝试在疑似Gràcia受困气室的另一边墙上打洞,用来输送救命氧气和食物,但事实上他们根本就找错了地方。

事后Gràcia回忆道,他似乎在气室内听到了类似发电机一样的声音,当回响声在洞内停止的时候,他知道搜索在中途停止了。这只60人组成的救援队伍在被水底能见度影响,暂停搜索15个小时后再次发起营救。在能见度好转的情况下,两名救援人员最终在距洞穴入口900米处的气室内找到了Gràcia。

迎面见到赶来的救援人员,Gràcia激动的拥抱亲吻了救援人员之一Bernat Clamor。在回程的路上,已经筋疲力尽的Gràcia还要再游一个半小时才能回到水面,吸着救援氧气的感觉,“就像给电池充电一样”,他回忆说。

 

当地警方水下救援队成员之一Enrique Ballesteros事后面对El Mundo(西班牙第二大报纸)的采访说,Gràcia做出的决定救了他自己的命。“他们当时做了正确的决定,这是我们现在能重新见到Gràcia的重要原因,”Ballesteros说,“如果当时他们尝试用剩下的气一起返回,就等同于集体自杀,谁都活不下来。”

警方录下了Gràcia被救出水面的视频,在两名救援人员的帮助下,Gràcia在经历了60个小时的困兽斗之后,星期一的午夜他的双脚重新踏回了地面。经过在医院短暂的调养,Gràcia已经完全恢复,并准备好了进行下一次水下探索。

 

温馨提示:

洞穴潜水作为技术潜水的分支之一,因其高发的事故率在大多数国家被列为极限运动。开放水域休闲潜水,遇到紧急情况至少你可以执行紧急程序上升到水面。而洞穴潜水由于环境的封闭性,一旦遇险很可能会受困其中因此,从事洞穴潜水活动,你需要经过专门、专业的训练。

 

文/Victor Ferreira

译/泥鳅

作者简介:

泥鳅

PADI MSDT(名仕潜水员训练官)

PADI 侧挂|高氧|深潜|沉船|干衣|放流专长教练

二级武术裁判,跆拳道黑带,中级攀岩教练,滑雪教练,户外运动指导员。

从事户外运动行业的5年里带队登过半脊,转过冈仁波齐,走了布恩山、安纳普尔那、珠峰大本营EBC等地。

现旅居菲律宾PG港,在Diving Park潜水度假村任职潜水教练。

最后编辑于:2017/4/25作者: FunDiving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