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头“水中熊猫”拟迁至海洋馆?用商养来促进保护?谁来戳穿这些生意背后的保育谎言!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益美传媒(ID:YeeMedia)

本文转载已获授权,其它账号转载请联系原账号。

 

一场围绕“江豚”的讨伐事件,就发生在数天前。

 

继白鱀豚功能性灭绝后,天生长着一张笑脸、生性活泼的长江江豚,是长江流域仅剩的淡水豚类。它被誉为长江生态的“活化石”和“水中大熊猫”,但现在它却濒临灭绝,已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极危名录!

央广网北京8月11日报道称: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7月中旬,农业农村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印发通知,批准从安徽和湖北的保护区内迁出14头江豚到广东珠海长隆和上海海昌极地海洋世界。

 

就是这一纸江豚“搬家”的通知,在网上立刻炸开了锅!

众多环保组织在社交媒体上发声,质疑江豚搬到商业运营的水族馆无法保证其安全,恳请有关部门慎重考虑!

 

但这一决策是根据《长江江豚拯救行动计划(2016—2025)》,具体实施的三种江豚保护措施:就地保护、迁地保护和人工繁育中的一环,即为了人工繁育。

 

这样做到底有什么问题呢?

 

濒危动物进入保育环节,一直是保护动物多样性的做法之一,但这次为何环保人士纷纷站出来反对?甚至一时间讨伐声四起?

 

作为吃瓜群众,大多数的我们是一脸懵圈儿。

但这次热点不仅仅是热点,如果我们放任心中的疑问过去,这14头江豚的命运就将变得诡谲难测了!

 

比大熊猫更少的江豚仍在死亡

先来仔细了解一下“水中大熊猫”江豚的现状。

 

根据中新网7月24日的报道,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明确表示,本次科学考察估算长江江豚数量约为1012头。

但就在这一数字公布的第二天,7月26日5时30分,都昌护豚队就在永修县发现了一头死亡江豚。此性别为雄性,体长160厘米,宽52厘米,体重约50公斤,死亡时间在一周左右,尸体腐烂,散发出浓烈的腐臭味。

 

这已经是今年第16头江豚死亡!

 

接着,8月1日早晨,在湖口县鄱阳湖的屏峰水域,一头大江豚全身被水中的丝网缠住,无法动弹,是否死亡未知。

 

回顾过去,仅2012年,在长江流域发现的江豚尸体就接近50具,2016年也高达近30具!

 

江豚的死亡原因我们无法直视

江豚数量本就稀少,为何还频频发生死亡事件?原因是什么?

 

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杨光和他的研究团队多年来对长江江豚的生态学、保护生物学及进化生物学等方面进行了深入而详细的研究。

 

针对长江江豚野外数量的急剧下降问题,他曾经表示,这是受河流沿岸自然湿地消失、渔业资源匮乏、水质污染、航运交通、违法捕捞等影响导致的。

的确,这些年发现的死亡江豚,死亡原因无出其右!

 

它们有的被滚钩活活勾死,有的被螺旋桨劈掉尾巴,有的被困在渔网里无法挣脱,有的被雷管炸死!

▲江豚尾巴上有15个鱼钩伤口

▲江豚尾巴被船只的螺旋桨打掉了

加上长江流域人口密集,长期的过度捕捞导致渔业资源,远远不足以江豚族群捕食。

 

沿江的水工业污染非常严重,江边的化工厂地,浓烟滚滚,采砂行为屡禁不止,常常有江豚搁浅在垃圾堆。

同时长江作为航道,大量船舶穿行其中,大型船舶产生的噪音,对靠声呐系统捕食、交流的江豚产生巨大的伤害!

 

在鄱阳湖大桥建起后,该断面上下的江豚种群,在枯水季节被阻隔。江豚难以在鄱阳湖与长江干流(八里江江段)之间迁移,小种群遗传事件发生频率升高,灭绝风险再度增加。

 

种种证据表明,江豚为何在急剧减少?问题就在人类自身!

且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在7月24日也表示:长江江豚种群趋于向受人为扰动较少的江段集中。

 

江豚已对人类的“亲近”避之不及,人类无限制的干扰才是对江豚最大的伤害!所以最好的保育就是让它们远离人群!

▲微笑江豚留下眼泪 记者高宝燕(摄)

但“长江江豚搬家至海洋馆”的措施,却硬性把江豚搬家到了人流量最高的、最热闹的商业海洋馆内!这样的措施实在让人费解!

 

这种保育措施,首先从源头上就违背了事情的因果关系,没有对症下药!

 

江豚即将面临只有繁育却没有保护的圈养制度,怎能不激起环保人士的义愤呢?

 

“海洋馆”处处不达标的凌虐现场

但是,“长江江豚搬家至海洋馆”这一举措,真正引发环保人士众怒的原因却也不是针对人工繁育的措施,而是主要针对迁移地的质疑!

 

8月10日,微博博主@海洋守护者爆料,“青岛海昌极地海洋公园”驯养师的抖音账号里,展示了海洋公园中各种虐待白鲸和海豚的行为。

 

海豚被踩踏、强迫拉船,白鲸被玩弄、牙齿磨平、尾部破损,海象被关在狭小的笼舍里等等。

圈养的动物在这里没有得到丝毫的保障,在这样的情况下,同属海昌海洋公园的“上海海昌极地海洋世界”是如何取得授权,可以圈养仅剩千头的濒危江豚的?

 

对此,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凯表示:

 

转移江豚到海洋馆这一行为主要用作科研和宣教。对于能养殖江豚的水族馆,刘凯介绍,必须满足多项指标,而广东长隆和上海海昌两家水族馆经检测满足条件。

▲白鲸在海洋馆里被人类随便玩弄

那么图片中这种毫无科普意义的表演牟利行为,是如何达到宣教目的的?这里的“满足条件”,满足的又是何种条件呢?

 

8月12日,微博博主@萌萌哒的虎鲸Daphne爆料,“青岛海昌极地海洋公园”的白鲸吻部出现了伤口,伪虎鲸出现了极其严重的刻板行为,一直呆在原地那一动不动。

博主“海洋守护者”分析:白鲸的吻部出现了伤口,疑似打斗造成。在野外的环境里几乎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因为鲸豚如果互相不喜欢可以游开。海洋馆狭小的水池里没有躲避的空间,处于弱势的一方会被殴打甚至被杀死。封闭的空间带来的压抑感也会增加鲸豚的焦虑情绪,肢体冲突和失控暴走的情况增多。

 

面对不断被揭露的海洋馆虐待动物的恶性,面对不断暴露的海洋馆问题,广大环保人士对“江豚即将身处这样的环境”表示深切的担忧!

安徽省农业委员会相关工作人员日前向媒体证实,这个迁豚举措不是商业买卖、商业行为,而是迁地保护行动的一部分。相关企业是长江江豚拯救联盟的成员。

 

对此,微博博主@中国鲸类保护联盟指出问题所在:广东长隆(珠海长隆海洋王国)和上海海昌(上海海昌极地海洋世界)是国内鲸豚圈养巨头,分别以一己之力购买和圈养了至少97头和200头鲸豚。

 

鲸豚的生理心理和行为需求在圈养下是无法被满足的,更别提其中的白鲸、海豚和虎鲸无一例外都被用于和即将用于动物表演,海豚和白鲸还被用于拍照和伴游等亲密接触活动。

 

这两家企业成功繁殖的鲸豚数量从来没有公开可追溯的信息,动物死亡的信息更是不可查;但可以确定的是,在购买日本和俄罗斯野捕鲸豚后,任何繁殖出来的动物都没有被野化放归过。

▲图片来源:长隆海洋王国

这里倒要问一句,挂了长江江豚拯救联盟的旗号,就能改变“广东长隆和上海海昌”两家海洋馆的商业属性了吗?这些商业机构与其说对鲸豚保育繁育有研究,不如说对动物野捕、贸易和动物表演有研究。

 

哪怕无关贩卖,无关利益,如果上述问题都暂且搁置不谈,单就一条,江豚对声音极其敏感,在商业海洋馆的喧闹环境下,是如何符合江豚安静的生存环境的?

面对这些质疑,谁能给出合理的解释?

 

“懒政”于事无补,江豚求放过

江豚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2014年农业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长江江豚保护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按照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标准实施最严格的保护和管理措施。

 

2017年5月,原农业部长江办在上海组织了专家,对江豚升级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进行了专题认证。

 

2017年年底,原农业部通过部常务会议,决定报请国务院将江豚升级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不管长江江豚最后能不能升级为“一级保护动物”,但作为《世界自然保护联盟》里的红色濒危动物,作为国家准二级保护动物,如何能正大光明被引入商业海洋馆呢?

 

我们还注意到,长隆和海昌提交的文件里没有任何关于野化放归的内容,《通知》里也只“要求长隆(广东)和海昌(上海)的相关水族馆尽快办理《长江江豚人工繁育许可证》,落实硬件设施,加强技术人员培训”,而没有对圈养、繁殖后的野化放归有任何要求。

“把江豚搬家至海洋馆”这项措施如果推行,谁能确保它们未来的命运,还是终究会被推诿成一项失败的研究?

 

人工繁育江豚本属迫不得已的好心之举,但如果好心办了坏事,这被批准转移的14头“微笑天使”江豚,岂不就白白牺牲在“保育”的路上了?

 

前面已经说过,江豚的濒危并不是因为“怀孕率低、产仔少、发育慢、种群数量小”等自己不能适应环境导致的,而是因为“人为的无限制的干扰”!

 

我们对于江豚等濒危动物的保护,不能再回避这个最根本的现实了!

 

以圈养来求繁衍生息的做法,实属懒政行为,越来越多的濒危动物没有死于野外自然环境下的优胜劣汰,比如野生黑犀牛,比如白鲸,却消失在人们不专业的保护之下。

 

把江豚的保护交给擅长野捕与驯养动物表演的海洋馆,无异于饮鸩止喝,被囚禁的江豚失去了江河湖泊的环境,即使生存下去,也不再是原本意义上的江豚了!它只是一只被囚禁的,失去了自我行为意识的表演动物!

 

恳求相关部门再次慎重考虑!不要把珍稀动物交到动物贩子手里!如果被保护的江豚只能在海洋馆里艰难度日,了此残生,求求你们不要保护了,就让它们魂归江河,寂灭于世吧!

 

江豚的家,从来且永远都是江河湖泊!

 

交给商业海洋馆圈养不是合理且唯一出路,希望有更好更科学的措施!

 

如果爱它们,请用正确的方式保护它们,请在保护的同时还它们自由,请不要再以爱之名对它们造成人为的更大的伤害!

 

别让江豚再步白鳍豚的后尘,别让更多的濒危动物因人类的过度“亲近”而无法生存!

最后编辑于:2018/8/16作者: FunDiving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