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这群海外过年的潜水客

布纳肯岛拥有绵延25公里长的珊瑚礁海底长城,潜点多为大深度的断崖潜水,拥有太平洋(2.870, -0.02, -0.69%)将近70%海洋生物,300种珊瑚礁以及3000种以上热带海洋鱼类,海底能见度达到40公尺深,终年水温28摄氏度,全年适宜潜水。在五大潜水机构PADI、CMAS、SSI、NAUI、BSAC评定的潜水圣地中,布纳肯与大堡礁和马尔代夫同列,被称作潜水界“麦加”。其还与另外几座小岛,共同构成了布纳肯国家海洋公园。

 

这样一座岛,吸引大量中国客。有做咨询的中年夫妻,有来自西部的一家三口,也有单独个人,朋友关系的男女携伴。有的是潜水发烧友,持有潜水教练执照,有的只是单纯来玩,更多的,来学习潜水,考潜水执照。

岛上缺干净饮用水、缺电、信号差,物资依靠外运。记者所在的度假村(潜店)条件相对较好,住宿算不得便宜,在这两天,顾客络绎不绝。

只有几个Villa的度假村,北京客居多,随后上海、珠三角,也有西部客人。

 

和妻子一同度假的老李告诉记者,小孩在澳洲学游泳,自己和妻子来印尼,随便看看,考个潜水执照(OW),爬火山。他们一家来自西安,大年三十,老李和儿子语音,与工作对象发着拜年短信。他在一家外企任销售工作。

 

在北京工作的夫妇俩则是资深潜水客,丈夫拥有教练执照,夫妻互为潜伴,下水前互相检查装备,潜水完上船后相互偎依。独身前来的上海寄居者小成十分羡慕,他称女友不爱潜水,自己孤身过来,大年三十,他努力在找人聊天。

 

一家三口的贵阳人老刘一家不那么自在。儿子小刘同学不想下水,哭闹,老刘则认为,“人生必须要尝试”。老刘是小私企老板,养着全职太太和儿子在成都的“初中求学”路。“我爸说了,当老板太辛苦,希望我成为个好的一般人。”小刘说。

 

2月正值雨季,算不得最好时候,中国人有假期原因,外国人,其实也差不多。苏格兰人安德鲁(Andrew)告诉记者,他在新加坡工作,刚好也放春节假,所以过来。“新加坡飞过来很方便,喜欢潜水,一年回一趟家。”他道。从南航毕业不久的法国人阿德里安( Adrien)选择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工作,也是抽空前来。

 

这是一群追逐“亚洲梦”的欧洲人,也愈加常见。潜店老板是个比利时人,妻子是中国人,这也是一对潜水眷侣。

为什么要潜水,为什么要在过年期间出来潜水,这仿佛是两个问题,又是一个问题。潜水本身富有魅力,仿佛与世界隔离,漂浮状态,疏离感,美丽景色。有的选择,是爱好潜水,只有春节空,所以过来;有的选择是,想逃离琐碎家族生活,疏离感运动,刚好。

“我的梦想,不是世界第几,就是想看看不一样的景色,水下是开阔自由的。”有潜水客说。他曾经登山,也拥有很好的事业,最终将潜水当作了自己当前归宿。

 

众多潜水客涌向布纳肯的另一面是,潜水本身,越发热络。2016 年11月,体育总局出台《水上运动产业发展规划》,对水上运动的运动设施建设、赛事活动供给、培养多元主体、引导水上消费等角度提出了众多发展规划和指导,并提出到2020年,水上运动产业总规模达到 3000 亿元,水上运动俱乐部达到 1000 个,全国水上(海上)国民休闲运动中心达到10个等发展目标。

 

国海证券(5.030, -0.07, -1.37%)研报数据显示, 我国潜水产业近十年的旅客人数参与度维持在 30%以上的增速,2015 年潜水服务收入达 21.33 亿元。全球看,潜水市场相对成熟, 据国海证券数据,2006 年-2010年全球参与体验潜水的旅客人数保持 10%以上的增长,2015年全球潜水业务规模已达 246.66 亿美元,预计收入仍将保持 15.5%的增速攀升。

 

当然,高速发展的行业,也面临种种问题。譬如记者所在的潜店,收支平衡是个考验。该潜店自行发电,拥有四台发电机,教练、潜导、船工、游艇维护等 ,都是成本,在淡季,并不是每天均为爆满局面。同时,自身管理体系建立,亦需时间。

潜水安全,也有待提升。有资深教练告诉记者,随着竞争加剧,东南亚各国潜水亦打起价格战,小的安全问题,曾出不穷。曾有潜水客,在水下发现气瓶泄漏,最终靠着潜伴帮助顺利脱险。

 

对于当地人,潜水经济成为机会。有船工坦言,这份工作,收入在当地并不低,但是否足够“成婚养家”,则另说。船工在体系内有着升迁机会。

小众的潜水运动,似乎局限在了“外国人”,对当地大众影响有限。“我从来没有潜水过,也不怎么游泳。”去年,有多位宿务人对记者说,作为菲律宾第二大城市,宿务旁边便是潜水胜地,薄荷岛。

 

21世纪经济报 印尼美娜多报道

最后编辑于:2019/2/20作者: FunDiving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