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鲨共舞——如何成为拍摄鲨鱼专业户?

1564107_111123214922_wseas_1相信摄影作品带给人的震撼难以言喻,而鲨鱼几乎得到了所有潜水员的热爱,从6米长温顺的鲸鲨,到总是张着血盆大口的大白鲨,从亚洲的马尔代夫,到墨西哥的瓜达卢佩,到处都留下了摄影师Thomas P. Peschak的身影,他把一幅幅关于鲨鱼的巨作带给无缘得以一见的我们,10多年来,德国摄影师托马斯.帕斯查克(Thomas P. Peschak)一直用手中的镜头记录世界各地的鲨鱼。20aldabrathomas-p_-peschak-sosf

Fstoppers: 摄影和保护动物哪个最重要?

Thomas Peschak: 我在成为一名摄影记者前是一个海洋生物学家。我6岁的时候开始浮潜,12岁的时候学会了水肺潜水。当我把头扎进水里的时候,我立即爱上了这个陌生的领域。 受雅阁.库斯托的作品和早期的水下摄影大师卫杜比乐,发表在国家地理杂志上的作品影响。他们深深的启发了我,这种不可抵抗的诱惑迟迟挥之不去。它改变了我的生活。我成为了研究和保护海洋的海洋生物学家。Credit: Thomas P. Peschak/www.thomaspeschak.com

Fstoppers: 你是怎么开始你的摄影?

Thomas Peschak: 在将近十年的海洋生物学研究后,我开始变得很沮丧,即使武装着最前言的科学知识,环境保护仍然是难以解决的问题。我在研究南非鲍鱼偷猎和亚洲犯罪集团走私高价值的贝类影响时,很快发现,这些在科学报告和政府部门的数字以及多次讲座,并没有产生任何保护措施。摄影一直是我的激情所在,当时我写了一个比较流行的文章,发表在偷猎杂志上,并配了一些图片。我发现人们被照片所吸引,更多的报纸和杂志也开始纷纷效仿。在短短几个月取得的效果,远远超过在过去五年里所做的工作。最终,政府创建了一个专门反偷猎部门以及相关保护的法律。终于醍醐灌顶,我知道了拍摄要比研究数据给力的多。124171948_521n

Fstoppers: 你经常会和危险的海洋动物打交道,一般你都是如何接近他们?

Thomas Peschak:我会计算需要冒多大的险,希望会有所不同,但我坚信没有一幅作品需要你去牺牲生命。鲨鱼和其它食肉动物,通常在我危险等级的底部。事实上我所面临的最大风险来自那些动荡地区,飞机被橡皮筋捆绑在一起,以及野生动物贩子。相比,鲨鱼是相对安全的。通常我只是在几十厘米远的距离拍摄鲨鱼冲进鱼群的场面。现在,想象用一个广角镜头拍摄一头狮子将斑马放倒的画面。基本上水下也是这个样子。这清楚的说明,鲨鱼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危险。实际上,如果你尊重他们,并且懂得规则,那么鲨鱼也会温和的对待你。thca3m1svl

Fstoppers: 告诉一些关于拍摄的故事

Thomas Peschak: 我一年大概有300天都在拍摄,一半的时间我在景色优美的地方拍照,拍摄大海的壮观和美丽,希望激励人们。另150天,我记录人类和大海的的阴暗面。对我来说,环保摄影就是软硬兼施的方法。一方面是用动物或一个生态系统去激励人们,向他们展示一些让他们觉得“哇!我不知道,居然还有这样的生物存在!”作为一个摄影记者,这也是我的工作,准确反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因此,另外半年我拍摄现实中过度捕捞、海洋污染和气候变化对海洋的影响。我觉得我走了一条很好的路线,在试图激励人们和揭露丑恶之间!我的目的是用诚实的作品告诉人们是时候应该想一想和转换下,他们与被吃掉的鱼和被丢弃的鱼之间的关系。thca67vfbb

Fstoppers: 为了工作你一般要去哪里旅行?

Thomas Peschak: 我到全世界各地去拍摄,并且已经习惯了在路上的生活。当我进入一个状态,实际上是很难适应回家的生活。前2 - 3天是令人兴奋的,你有自己的床和书籍,但后来我开始感到烦躁。它总是比离开家更痛苦。当前工作安排而言,我刚刚为国家地理杂志完成了一长串在阿拉伯地区的作业。我也要回到英国哥伦比亚沿海的大熊雨林,目前该地区仍然受到石油管道建设的威胁。然后在今年晚些时候我将继续我在亚洲鱼翅市场的拍摄工作,然后回到非洲南部海洋保护区去拍摄他们海洋保护的里程。thcaaqz9xl

Fstoppers: 你已经找到了一份如此适合你的摄影记者的工作,那么作为一个海洋摄影师应该注意什么?

Thomas Peschak:作为一个海洋/水下摄影记者是最具挑战性的领域之一。我大部分的作品是在自由潜的时候拍摄的,基本上每天花八个小时游六英里在海里。在入水前,我总是有一个计划。我知道我想要什么样的故事。我做了所有的功课,现在我只需要找到我要找的东西。在短暂的水肺潜水里,你基本做不到。拍摄强大的水下作品的唯一方法就是接近被拍摄的对象,我90%左右都使用广角。在大多数情况下,我和我拍摄的主题不到半米的距离。所以我必须获得我的作品角色的信任,并找到方法让我进入他们的空间,而不是从根本上改变它的习性。thcadox305

Fstoppers: 你用皮划艇拍摄了一张最具代表性的大白鲨作品,给我们讲讲这个故事吧。

Thomas Peschak: 2003年,我花了大约10个月在南非海岸为一本书拍摄大白鲨。我与科学家迈克尔•肖勒一起,他发现大量的大白鲨非常接近海岸。于是启动了一个研究项目来观察这些鲨鱼,但所有的努力都受挫,因为他们或被船发动机的电场所吸引,破坏了他们自然生态行为。我划皮划艇很多年,因为也实在想不出一个更好的办法来追踪大白鲨。出发前真的有点伤脑筋的,很难描述一个人坐在黄色皮划艇上,一个4.5 m 长的大白鲨紧随其后是什么感觉。大白鲨,尽管他们坏名声多半在于他们好奇,谨慎而不是在激进和不可预测的。我想拍摄一幅作品,告诉人们研究是多么辛苦的工作,当第一条鲨鱼看到皮划艇,开始沉入水底。我很快把相机对准它水下的阴影,慢慢从扩散到形成光滑轮廓。当鲨鱼的背鳍划出水面,我想我拍了下来,但这是在我犹豫了几分之一秒,并且被海洋生物学家表扬了几句,然后转身去看他的时刻。一整天我拍了更多的图片,大部分鲨鱼都紧随着皮划艇,但是都没有第一个画面来得那么有张力。我知道我扑捉到了一张不同寻常的作品,但却对公众的反应准备不足。当我把这幅作品上传到网站上,在24小时内有十万用户点击。许多人认为这张照片是用电脑合成的,目前为止仍有成百上千的网站对其真实性进行激烈辩论。当然图像是100%真实的,事实上,它是我使用胶卷拍摄的最后一张作品,在2004年我把它转换成数字格式。在我所有拍摄作品中,我只在后期做基本的修改,类似对比度和色彩校正。thcaibs7ga

Fstoppers: 在拍摄manta疯狂盛宴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景?

Thomas Peschak:2008年,我为国家地理杂志拍摄关于蝠鲼主题的作品。我和我的朋友,海洋生物学家史蒂文斯在马尔代夫记录独特的蝠鲼喂食的场面。在季风季节,水流把成群的磷虾带到Hanifaru湾,仿佛在珊瑚丛中为Manta准备的一场盛宴,吸引了250只蝠鲼来到此地,足足有篮球场那么大。数以百计的蝠鲼跳着优雅的芭蕾,就像漩涡龙卷风,但它很快就演变成火车失事,无数只manta相互碰撞,左、右,中。蝠鲼是温和的没有攻击性的生物,但在这种情况下,尤其是饥饿放松了他们的安静,让他们变得躁动,不安。为了拍摄这幅作品,我必须要冲进正在疯狂抢食manta群中,当时确实想过可能会被manta叨伤,但是好在manta很守信用,只是有一点碰撞和对焦不准。thcau1p21u

Fstoppers: 在环保中,海洋摄影师能起到什么作用?

Thomas Peschak: 我是一个国际自然保护摄影师联盟的成员,我们是世界上最好的野生动物和环境摄影师的集体,一起解决世界最重要的环境保护问题。我坚信,照片由赋有使命感的摄影记者来拍摄,是保护环境的最有效的工具。最有力的保护,是摄影师团队,科学家以及非政府组织一起协同作战。如果这些三方一起联手,就可以创建一个几乎是不可阻挡的力量。thcaw8cppf

Fstoppers: 如果想让人们更关注海洋环境,应该怎么做?

Thomas Peschak:在过去的二十年里,鲨鱼数量急剧下降。源于亚洲地区不断增长的对鱼翅的需求,导致每年有7300万条鲨鱼被杀。鲨鱼就是海洋中的狮子和老虎。他们与海洋的食物链有不可分割的联系,自3.5亿年前,他们开始统治大海起,就不屈不挠的在塑造着大海。目前我们确切的知道,鲨鱼在海洋中的生态作用,但却很少有研究去证明他们在海洋中的至关重要性。四分之三的地球是由海洋组成的,我们作为一个物种,依赖一个健康的海洋环境。健康的海洋环境需要鲨鱼,很多很多的鲨鱼!thcawdwxqs

Fstoppers: 对想要从事水下摄影的同学建议?

Thomas Peschak:首先找到一个你感兴趣的故事或主题,然后研究个究竟。每次拍摄任务前,我经常要阅读数以百计的科学论文,受欢迎的文章和书籍。我也花上数天与我能找到的这个领域的专家,通话或者用EMAIL交流。要想成功你必须百分之二亿痴迷于摄影和你所要的作品!如果没有拍摄到我满意的作品,我就会睡不着,脾气暴躁,不安。它不是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它是一种对生活的激情,这会让你变得疯狂。我彻头彻尾的爱上了摄影。这就是我从早上起床直到晚上睡觉都一直想做的事情。

最后编辑于:2016/10/20作者: FunDiving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