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死亡最近的一次潜水经历,但愿你我此生都不会经历

基本信息

地点:
东南亚某非热门潜点
类型:
船潜,离开主岛大约500~1000米的位置,水下有一个比较缓的大斜坡
潜水简报:
提示有流,随流潜就可以,潜水深度大约20~25m(一天的第二潜),预计时间40~50分钟
人员:
我,200瓶左右,业余DM
潜伴(下称P),潜店半路搭伙的AOW,女性,中国人,大约80潜左右。

第一天已经合作过3潜,水下buddy有点过分“随意”,经常自行一人游开。
其他:潜导+实习DM(学习中)+AOW+OW,还有4人,实习DM无任何水下工作内容,纯粹Fundive。

潜水

起始气压190bar,正常下水,大部队大约在18米左右的缓坡上,贴坡前进。

由于有流,水下相对比较混浊,我保持中性浮力,随波逐流。
由于水流/浮力配种等影响,实际我是飘在了15m左右(电脑表记录),我就这么飘着,同时注视着P的行动。P在我脚下大约2个人身的位置(事后确认,实际位置在18m)。由于P在水下都是我行我素,早早就脱离了大部队,自己拿着狗在追鱼拍。

事故

1~2分钟后,我感到流有所加强,明显漂流速度加快。同时,我注意到P在拼命的想往坡上靠,但好像流过大,她无法靠近坡。

出于本能,我立刻翻身下去帮助P,期间耳平衡一次,P也本能的拼命和我会和,到了下面才知道P所处位置的流远远大于上面。拉到P的手之后,转身拉着她往坡上靠,这个时候看到参照物才发现是下降流,而且简直是飞速的在往下拉,同时下面也不再是缓坡,而是接近悬崖的直壁了,由于透明度的影响,我看不到海底。

电脑表很早就开始报警了,我想过离开壁面,也许水流就不会那么强烈,但是只是一秒的时间,我决定不冒这个风险,因为万一是洗衣机流,而且是深悬崖的话,离开礁石,就只有死路一条。

根本没有其他任何考虑,我面对的唯一的选择就是拼命拉着p往坡上靠,这个时候,我面镜一半水,嘴里有小半口水,耳朵疼得要死,我能听见自己大口的呼吸,同时急促的心跳。

当我我拉到第一块礁石,根本承受不住2个人的重量,直接碎裂,我记得很清楚,P绝望的在水下大叫NO,NO,NO。。。再往下拖了一段,我拼命的抓住每一块可能的礁石,P已经傻了,死死的拉住我的手臂,在那一瞬间我想起rescue课程的第一要件,任何情况下,优先保证自己的生命。

我诚实的说,那一瞬间我真的想过要甩开P,自己求生。(无论P是我的挚友,还是只认识2天的潜友,我都会做这个选择)
幸运的是,我拉住了一块更大的礁石。来不及做任何停留休整(根据耳朵,电脑表急促的警报,我判断我们早已跌过40米的安全极限),先稳住身体,把P拉到他的手可以拉住礁石的位置(她整个人是拉着我的手,飘在我身后的),然后开始最快速度的攀登,在这种情况下,游是不可能的,我甚至能听见水“呼呼的”流过我的身边。

一边照顾着P,一边加速攀爬,一直到陡坡结束。期间电脑表一直在报警,而我无法考虑任何深度停留,在超过40m的情况下,全力运动的2个人的气量,应该是支撑不了多久的。
当缓坡不再有较大抓取物(缓坡是碎珊瑚性质,没有大礁石)的时候,尝试稳住身体确认深度,大约在25m左右,依然处在下降流中,但没有那么强了,P已经处于慌乱状态,不顾一切的要往上升,我死死抓住她,好在她没有进一步的混乱。
稍作调整,排水/平衡耳压/确认气压,我只剩下80,她稍多有120左右。
由于还处在下降流中,又没有其他可抓取物,缓坡往上一片大礁石群,目测大概有10米的距离,示意P原地等待,我尝试性的半游半爬的在缓坡上移动了几米,判断可以移动,于是再和P会和,一股气冲到下一个礁石群,由于横流较大,离初始设定目标偏离了不少,但是好在是个大珊瑚群,总算有东西可以抓。这个时候才有时间和机会遵照电脑表的提示一点一点地做推荐的深度停留(免减压潜水已经没有了,电脑表进入减压潜水模式)
再在珊瑚群半游半抓的移动,到了一片很平整的珊瑚地带,此时深度18m左右,已经没有向上可以抓取的东西了,稍作休整,我50,P有90。这时下降流已经比较弱了,主要还是横向流。我决定升水。

我再三确认P的状态,她总算不再有慌乱的情况,因为已经处于减压潜水模式,为了防止P浮力控制不好,造成意外伤害,我选择双人对拉手的方式升水,同时以防万一我使用了P的备用头呼吸,我不知道这个是否正确,我考虑的是,如果万一再有情况发生,如果我先没气,不要说我了,P可能连自己都救不回来。
遵照电脑表要求,完成了几个水平的减压,期间发生过小的下降流比如从12米被拉到16米,但好在不是很强烈,都能平安度过,最后到开始5米停留的时候,P的压力还有50左右,我再切换到自己的调节器。

最后升水,船大约离开我们2~300m左右,这个点我去年潜过,所以大意了,没有带象拔,好在很快就被发现,原来我们是最后升水的,他们沿着水流也在一路找我们。
上船所有人都看着我们,同时安慰我们,足足过了2、3分钟,P才大声地哭出来。

后续

事后确认,潜导看到我游向P,就去救其他OW和AOW了。
相反,虽然我们遇到了危险,由于我和P都带了手套,反而人身没有受到意外伤害,而OW和AOW由于徒手脱险,划开了很大的口子,到我们上船的时候,还在流血。
同时,我的判断是正确的,25m左右的缓坡下去,就是悬崖,(Drop off),下面的底在水好的时候是能看到的,但是,超过100m。

最后确认电脑表,最深58m,从15m到52m,只有2个数据点(我设定20秒抓取一次数据),也就从转身靠近P到被拉到52m,可能只有21秒时间。整个潜水过程持续20分钟不到。
升水后,我和P的剩余气量都在40左右,虽然58-25m没有做任何停留,但由于是攀爬上升,加上从25开始几乎都是遵照减压要求在做,我们并没有发生任何减压不适。

最后P放弃了第三潜,而我则“无知无畏”的再潜了一瓶。

总结

我不能说我完全没有慌乱,但是至少我所做的一切,让我可以活着写下这篇东西。如果硬要总结些什么的话:
1、任何时候,潜导是导游,不是救生员,对你的生命不负有绝对责任(我相信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2、不要轻易离开你的潜伴,或者大部队。(如果我不是一个业余DM,P可能就无法活着上水)
3、绝对不能慌乱,不要做任何有风险的事情(比如离开坡面,来寻找可能离开乱流的可能)
4、永远要对大海有敬畏之心,不要觉得自己几百瓶上千瓶,就可以征服大海,掉以轻心
5、任何时候做好最坏准备(我从来都是手套不离身,再热的水,潜水衣裤穿好),这次没有带象拔是一个败笔,好在很快被发现,不用漂很久,也没有遇到意外
6、命比什么都重要,不要纠结财务(可能只是出于求生本能,P早早的就把狗4给丢了,不然,她可能也就回不来了)

本文FunDiving编辑整理自磨坊,作者妙喵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最后编辑于:2020/1/16作者: Aks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