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教训:进退两难间

wreck-tips

Between a Wreck and a Hard Place

透过阴郁的混水,腐烂的木材和生锈的金属成形的残骸逐渐出现Aaron的眼前。他觉得这残骸已经在河口沉没了一百年甚至更长时间。Aaron对抗着大流留在原地,他的兴奋使他扬起了更多的淤泥,泥浆和沙子,尽管他的手电灯光明亮,能见度降至不到一英尺。突然,将他固定在原地的砂锚绳松断了。在狂乱大浪中的 Aaron想抓住任何一样阻止自己卷入大海的东西。但是当Aaron刚伸出手臂,他就感到一阵灼热的疼痛和麻木的撞击。他看不见,不能移动他的手臂更无法上升到水面。他开始恐慌。

潜水员

Aaron25岁左右,身体健康,放弃了一个考古学学位课程周游世界寻找令人兴奋的新沉船和其他具有历史意义的发现。他体格健壮,紧锣密鼓地完成了他的开放水域认证和大学课程。从那时起,他记录了数十次低能见度的潜水。

 

那次潜水

当Aaron听说木壳船沉没在附近一条河流的故事,他来到了亚洲,在当地的潜水店工作。沉船是当地的一个传说,关于它的来源众说纷纭,有传它的年份有100到1000年的历史。Aaron被告知这艘船虽然腐烂严重,但多半完好无损。当地人声称每隔几年——在一个非常干燥的季节,当附近的海洋潮汐最低——他们可以看到船体从泥浆里突出的部分。那个潜点的水能见度几乎为零,但是残骸就在浅水区,交通便利,甚至通过一个小划艇就能抵达。除了鳄鱼在岸边休息,那个潜点到目前为止最大的危险就是水流。

Aaron很快说服居住在该地区的另外两个外国人帮助他探索这个潜点。他们使用一家潜水店的小船,雇佣一个当地导游,并在几天之内发现了“古老”的沉船,在约12英尺的水里,面积约几百英尺。他们在潜点做了只有他们可以识别的标志,操纵临时载重并开始非法挖掘,他们希望这是一个考古奇迹。

 

意外发生

为对抗水流,潜水员们做了一个约20英尺的小型砂锚绳。锚绳系在BC里把它固定在一个地方,他们就可以在拆除残骸层板涂层的时候维持一个稳定的位置。一旦他们完成一个区域的剥离,他们会放出一点绳向下移动到更远的地方开始下一部分的挖掘。没有一个潜水员有任何水下挖掘和救援的工作经验,也没接受过相关培训,所以当他们在苦心寻找埋藏的宝藏时,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可能遇到的潜在危险。

每隔一段时间,他们的临时锚绳会松脱,他们会发现自己因为水流被带着顺波逐流。他们未能认识到在船上挖掘的影响,以及腐烂的结构被移除而至周边的淤泥会被扬起。有时,潜水员也不知不觉地在小沟或危险下工作,能见度不佳使他们意识不到这些危险的情况。

事故发生的那一天, Aaron的砂锚损坏松散了,大流连续猛击他们开挖工作的一侧。Aaron放开载重并努力抓住一些东西, 他的左臂被困在残骸两个夹板中间。直径约2英寸支离破碎的木头碎片刺穿他的潜水服和胳膊,从另一边穿出。疼痛几乎让他瘫痪,Aaron努力减缓他的呼吸频率,控制自己的恐慌。他陷入了困境:他既无法前进,又不能后退,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不能上升。他已经在水下努力工作一个多小时,所以他知道他的空气余量不足了,但他的左臂被困着,他甚至不能检查残压表。

 

救援

上船后, Aaron的潜伴 Roge,很快注意到载重自由漂流在水流中,并用软管把它拖回了船上。尽管两人没有预定水面信号,Roger能看到Aaron的气泡,所以他觉得一切正常。Aaron已经被牵制超过了20分钟。他知道他的手臂被严重切割,他被船体刺穿,但他看不见他的血出得有多快也做不了任何事情来摆脱这艘船。他越是挣扎斗争,疼痛越是激烈, Aaron希望Roger能意识到他的困境,来救他。

最后, Roger开始担心。天色已晚,伴随夕阳将会有一轮全新的危险。Roger穿上他的设备跳到水里。由于涨潮,水流有所减缓。他将自己定位在Aaron的泡沫那里,然后游到气泡的位置下潜。Roger的策略凑效,他很快就到达Aaron所在的水底。Aaron神志清醒并有回应,但Roger无法让他升水甚至离开沉船。Roger 花了5分钟才意识到Aaron的困境。他检查Aaron的SPG,惊讶地发现,Aaron的单气瓶只剩下300 psi的余气。他小心翼翼地摸索到被困的胳膊,没有任何提示下,抓住Aaron的肩膀一下把他的胳膊拽出了洞。Aaron几乎失去了知觉,开始大量出血。Roger把他拖到水面登上小船,他用他的潜水刀把Aaron的潜水服切成一个临时绷带。他给伤口施加压力止血,并迅速前往最近的海滩区域。Aaron被送往当地的医疗中心接受了大面积的缝针,失血治疗,最终处理了危险的感染。他经历了痛苦的考验幸存了下来,但直至今天那起事故仍给他留下了严重的疤痕。

事故分析

首先,值得注意的是,Aaron探索的古代沉船是一艘早在上世纪中叶被拆除了引擎和其他有用的部件废弃了的木壳渔船。他们是幸运的潜水员,因为沉船实际上已经被列为具有历史意义的文物,一旦他们的事故上报给当局的主管部门,他们将会面临严重的法律后果。这种性质的潜水需要专门培训和全面的商业潜水程序,包括学习如何分析和稳定被发掘的对象等一系列完整的知识。沉船可以轻易地侧翻,将Aaron压碎并倒扣在底部。此外,开挖和救援行动,需要专门的设备。潜水员需要较大的气体供应(最好是水面供气),富余的应急用气体、安全潜水员和与整个团队的可靠沟通。Aaron和Roger缺乏所有的这些需求。此外, Aaron独自潜水,即使是独自潜水的支持者,他也会因缺乏适当的训练和安全的设备独自潜水而被定罪。综合所有的事情考虑, Aaron只受到了很低代价的教训。

 

生命的教训

1、你无法看到的伤害。低能见度潜水需要特殊的训练和准备。

2、水下挖掘和抢救是严肃和危险的商业。没有经过适当的培训切勿尝试。

3、独自潜水需要专门培训和特殊设备。没有这些就千万不要尝试独自潜水和商业潜水。商业潜水员总有一个温柔而安全的潜伴在身边。

4、这种性质的潜水作业需要潜水员与水面进行通信。如果没有演习使用功能强大的信号系统,——最好电子语音通信,是绝对不能参加这种性质的潜水的。

 

 

请尊重劳动成果,转载请注明译者及来源,谢谢!

原文出处:http://www.scubadiving.com/training/basic-skills/between-wreck-and-hard-place

作者:Michael Ange

翻译出处:http://www.FunDiving.com

原创文章及原创编译,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FunDiving

最后编辑于:2019/6/11作者: FunDiving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