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界洲的鲸鲨再不放归就晚了

​        在圈养环境呆的越久,就越有可能被永久圈养,而和“救助”背道而驰。

​​本文分为两部分:

第一部分是请分界洲海洋剧场尽快放归鲸鲨,和请海南南海水生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以及分界洲海洋剧场公布动物的来源和去向;第二部分是国际上比较通行的鲸鲨救助流程。

​        3月8日,@cnWATERS 在微博披露了“湛江姚鹏”等人非法捕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鲸鲨的信息。在大家的关注下,湛江市海洋和渔业局很快展开调查,并依法对姚某进行询问。据姚某透露,视频发生地点为海南省三亚附近海域。根据姚某向调查组另外提供的现场视频显示,其中一艘涉事船只船身标识疑似为“琼xxxx”。3月11日,后续的新闻报道说此次野捕实际上是分界洲海洋剧场的救助行为,陵水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符方尧透露“等它康复,会尽快放归大海”。可是距离这条鲸鲨被以“救助”的理由野捕和圈养到分界洲海洋剧场,已经快1个月了,3月11日之后,没有任何关于这条鲸鲨康复和放归的后续。

​        请大家致电分界洲海洋剧场089831817777,要求它公开鲸鲨的来源和去向,以及催促其尽快放归鲸鲨;也请大家致电海南省海洋与渔业监察总队办公室089865201780,表达对分界洲海洋剧场迟迟不放归鲸鲨的担忧。

http://dof.hainan.gov.cn/zwgk/xsjg/201306/t20130628_997140.html

第一部分​

1.分界洲海洋剧场是合格和合适的海洋生物救护机构么?

​        按照3月11日《受伤鲸鲨获海南陵水多部门救助 康复将放归大海》的报道,这条鲸鲨是被渔民误捕,而分界洲海洋剧场是第一时间前往救助的机构。分界洲海洋剧场属于分界洲海洋文化馆,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商业海洋馆,不仅有海狮海豚表演,还有鲸鲨投喂和共游的营利项目,请看分界洲岛旅游区官方旗舰店广告。

分界洲海洋剧场盈利项目

​        我们致电了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工作人员表示“分界洲岛上面的救助站是海南南海水生野生动物救护中心设的一个点”。而这个“海南南海水生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是2008年经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批准成立的,非营利性质的公益性建设项目,也是由政府指定的水生野生动物保护专门机构。但是分界洲海洋剧场和海南南海水生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的具体关系,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建议我们向陵水县海洋与渔业局进行咨询,而迄今为止我们仍然无法联系到陵水县海洋与渔业局(089883322781)的有关工作人员。无论如何,一个商业性质的、营利性质的、有动物表演的海洋剧场,竟然是一个非营利性质的公益性建设项目的救护中心的一个点,这个逻辑实在令人不解,希望陵水县海洋与渔业局能够为我们解惑。

 

2.分界洲海洋剧场的救助,鲜有放归;动物来源和去向不明

​        分界洲海洋剧场所在的分界洲海洋文化馆有证可循的圈养鲸鲨记录有3条,均被用于供游客付费投喂,而且它们的来源和下落都非常可疑。

分界洲3条鲸鲨用于付费投喂

​        2016年我们曾到访过分界洲海洋剧场,那时只见到1条鲸鲨被圈养在狭小的围栏里供人付钱投喂和共游。它在围栏里每天刻板游动,连胸鳍都被围网割破了。这里不仅无法让动物真正恢复健康,反而让它们成为了盈利的工具,成为永远被圈养的玩物。

分界洲鲸鲨破损胸鳍1

分界洲鲸鲨破损胸鳍2

 

3.​海南南海水生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是怎样非营利救助动物的?

​        2016年我们申请了海南南海水生野生动物救护中心驯养繁殖和经营利用许可证的信息公开,得知海南南海水生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曾经总共拥有10条鲸鲨,都是从海口市金牛岭动物园水生野生动物驯养基地转入,许可证显示日期为2011年。而在2010年和2011年,海南南海水生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共向广西南宁动物园“运输”了2条鲸鲨;2015年向成都浩海立方海洋世界“运输”了2条鲸鲨,而且2016年的信息公开回复里,这2条还未记录在案。非盈利的救护中心把动物救护到了动物园和海洋世界...是否营利,大家自行判断。但这些行为完全违背了救护的原则—野化放归,何况这些鲸鲨完全是健康的,是完全可以被野化放归回到大海的。

海南南海水生野生动物救护中心鲸鲨数量和去向

 

​        通过信息公开可知,海南省目前至少有5家拥有野捕圈养和“经营利用”包括鲸鲨和其他海洋动物的机构,海南南海水生野生动物救护中心赫然在列。与它同行的还有海口市金牛岭动物园、金牛岭动物园水生野生动物驯养基地、陵水新村兴达海水养殖基地,以及海南富力海洋欢乐世界开发有限公司。非营利的救护中心为何具有“驯养繁殖和经营利用”的职能,驯养繁殖和经营利用难道是“非营利”的救助么?如果动物不返回野外,如何可以说是救护了呢?救护中心为何和驯养基地以及海洋馆做着同样的事情?业务有重叠么?分界洲海洋剧场作为“一个点”,到底是非营利的救助的点还是“经营利用”的点?

海南省鲸鲨驯养繁殖和经营利用的单位

 

​        海南省作为我国海洋资源的大省,可能是国人能够真正接触大海,学习栖息地和动物知识的最前线。鲸鲨这一洄游的鱼类能出现在海南海域,本来是很令人振奋的,这说明我国的生态建设事业卓有成效。但这样来一头圈养一头,来一头经营利用一头,来一头死一头,不仅是动物保护的巨大失败,更是让我们的子孙后代鲜有机会认识和了解这一美丽的大鱼。

我们不禁再次呼吁分界洲海洋剧场尽快放归3月6日被野捕“救护”的鲸鲨,趁现在还不算太晚。请大家致电分界洲海洋剧场089831817777,要求它公开鲸鲨的来源和去向,以及催促其尽快放归鲸鲨;也请大家致电海南省海洋与渔业监察总队办公室089865201780,表达对分界洲海洋剧场迟迟不放归鲸鲨的担忧。

 

​第二部分​

​        在我们申请信息公开的过程中发现海南省鲸鲨资源和相应保护措施,包括野外救护的实施办法并没有成文的信息。于是我们查找和参考了国际上对鲸鲨救助很有经验的机构,特别是菲律宾渔业局和保育机构的意见。我们总结了以下鲸鲨救助流程,希望可以帮到这条和以后真正需要救助的,出现在国内海域的鲸鲨。需要强调的是,只有以野化放归为目的的救助,才是真正的救助。

海南省鲸鲨资源和保护措施

鲸鲨救助—野化放归,绝不要圈养

1.判断鲸鲨的受困类型,评估其所处环境

​        鲸鲨的受困类型是哪种?是搁浅在岸边,还是被困在定置网组成的“迷魂阵”或渔排中,或者是被渔网缠绕、被鱼钩钩住?是否能联系到渔具的主人?

​        鲸鲨所处的环境如何?水深多少?海底主要是泥沙质还是岩礁?这些信息将会有助于规划后续的救助措施。

 

2.检查生命体征(为了避免把人类疾病传染给动物,或感染动物携带的病原体,在接触野生动物时切记要佩戴手套。)

2.1 呼吸:如果观察到鳃裂有开合,说明鲸鲨还能呼吸。正常情况下,鲸鲨的呼吸频率大约为每分钟50-60次。如果鳃裂开合的频率过高,说明鲸鲨可能缺氧了。如果鳃裂没有动,则说明鲸鲨处于极其虚弱的状态或已经死亡。

2.2 活动:鲸鲨尾鳍是否有左右摆动?肌肉在触碰下是否会收缩?

2.3 外观:鲸鲨体色是否正常?有没有病变的斑块?鳍有没有损伤?

 

3.判断鲸鲨身体状态和做出决策:

3.1 鳃裂活动频率正常且无出血,活动敏捷,体表无出血或只有少量出血,颌部完好可正常开合。如果被鱼钩钩住,鱼钩大部分可见。如果被渔具缠绕,渔具可以在不对动物造成进一步伤害的情况下解开。那么,这是最好的情况,这头鲸鲨活着,且没受伤——这也是分界洲这条被“救助”的鲸鲨3月初的状况。

3.2 如果观察到鲸鲨尾部摆动或对刺激有反应,但是出现了任何一个以下情况:流血、颌部受损、鱼鳍受损或撕裂但仍可活动、躯体外伤深及肌肉层但内脏未暴露、鱼钩已埋入肌肉中,那么可以判断这头鲸鲨活着,但受了轻伤。

​        针对(3.1)、(3.2),立即野放是唯一且最好的选择。转移至救助中心或用维生素、抗生素等药物进行治疗对动物并没有明显的益处。

3.3 如果鲸鲨鳃裂和尾部活动频率很低,且出现了任何一个以下情况:鳃弓撕裂流血、多个鱼鳍缺失、眼部或头部严重损伤、颌部严重损伤或缺失、躯体有深及内脏的外伤、大量出血,那么,这头鲸鲨虽然活着,但非常虚弱。

​        它存活的可能性已经非常低了,为了避免增加动物的痛苦,我们需要做出一个艰难的决策:让其自然死亡。

3.4 如果鲸鲨鳃裂没有动,且对刺激无反应,那么它很可能已经死亡。如果鲸鲨已经死亡,就可以留给研究团队收集数据或留给渔政等相关部门处理了。

 

4.野化放归

​        当鲸鲨搁浅时,可以尝试用图中所示的担架来把鲸鲨搬运到及腰深的水中,帮助它在水中建立正常的浮力。使用担架也可以适度约束动物,避免过度挣扎造成进一步伤害。由于鲸鲨的尾鳍是左右摆动的,在搬运过程中,救助人员也要小心避免被尾鳍打伤。

鲸鲨搬运

​        当鲸鲨被困于定置网或渔排时,活动空间可能很狭小,可以由2-4名救援人员使用浮潜装备下水救助。其中两名救援人员分别游到鲸鲨头部两侧,扶住下颚引导它游向出口,其他救援人员在旁协助移开障碍物。水肺装备产生的气泡有时可能增加动物的压力,且鱼排的位置通常水深较浅,因此优先推荐使用浮潜装备。

鲸鲨水下引导

 

​        如果鲸鲨被渔具缠绕,这一步就该帮助它解开这些缠绕物了。但如果鲸鲨处在深水中,救助的难度会大大增加。可以尝试用非机动船接近动物,避免它受到惊吓。如果使用机动船,可以在距离动物10米以外关闭引擎。在深水中进行救助时,推荐使用水肺或浮潜设备,并遵循潜伴制度来确保救援人员的安全。

 

​        如果鲸鲨是被鱼钩钩住的,可以小心地把鱼钩拔出。如果鱼钩太深难以移除,可以在最靠近鱼钩处剪断钩上的鱼线。

​        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用绳子绑住鲸鲨尾部或其他部位来拖拽动物,这种方式会大大增加动物的压力,并造成进一步伤害。(大家还记得分界洲“救助”的视频么?拴着尾鳍往网箱里塞...)

​        在野化放归的实际操作时,救援人员要密切观察鲸鲨的呼吸频率及活动情况。救援人员可以通过轻柔地左右弯曲尾柄或抚摸背部来按摩肌肉,促进循环,缓解动物的压力。如果周围有锋利的石头,可以清理一下,以免在鲸鲨游动时划伤皮肤。

​        经过短暂的适应后,就可以将鲸鲨原地放归了。如果鲸鲨是在担架中转移过来的,可让它的头部朝向深海方向,松开担架,让它自行向前游动。如果鲸鲨还无法自如游动,可以适当推动辅助它游动一段距离,但在辅助时,要注意避开胸鳍和尾鳍部位以保证鲸鲨和救助人员的安全。在鲸鲨游离之前,我们还可以给它拍照,留下一张身份证。

​        鲸鲨身上有着白色的斑点和条纹,每头鲸鲨的花纹都是独特的,并且一生都不会变化。研究人员可以根据这一特征来识别不同的个体,这种方法称为“Photo-ID”。救援人员可以拍下鳃裂后胸鳍上方部位的照片,并把它上传到哦COCEAN (www.whaleshark.org) 或MantaMatcher (www.mantamatcher.org)的网站上,就有可能辩认出这头鲸鲨是谁,来自哪里。

 

​5.野化放归后的检测

​        放归后的鲸鲨有可能会再次搁浅,因此在放归后,仍需要在放归地点观察1个小时左右,如果鲸鲨重新搁浅了,它还需要大家的帮忙。

 

6.绝不要圈养

6.1野生动物本身的恢复能力并不弱,轻伤大多数可以在在野外环境下自愈。

6.2救助经验表明,康复治疗对动物并没有显著的益处,且动物在人工环境下时间太长可能影响动物在野外的生存能力——这也是我们希望大家可以帮忙催促分界洲尽快野放鲸鲨的原因。

2005年,台湾捕获一头雄性鲸鲨并将其圈养在国立海洋生物博物馆和水族馆。由于野生动物保育人士长期施加压力,2013年7月,水族馆将鲸鲨野放。由于在水族馆生活太久,在放归30分钟后,鲸鲨仍保持着它在水池中绕圈游动的行为,在离岸100m的地方兜兜转转。随后工作人员用筏子把它引导到离岸3海里的区域,但5小时后,鲸鲨在距离水族馆几公里的海岸再次搁浅了,工作人员只好把它运到离岸4海里的区域再次释放,它是否能成功存活,就不得而知了 [2]。

6.3 如果监管不善,救助可以容易地转变为商业圈养。

​        在野外,鲸鲨的活动空间非常大,可以下潜到一千两百多米的深海[3],也可以游动上千公里[4]甚至上万公里[5]。大部分的时间里,大多数鲸鲨都会待在数十米以深的水中 [4,5]。而在圈养环境下,鲸鲨大部分时间只能待在水面[6],在狭小的水池中绕圈游动,根本无法和其在野外的生活状态相比。圈养的鲸鲨寿命通常都很短。一项研究显示,冲绳美海水族馆1980年至1998年养的16头鲸鲨在馆内平均存活502天[7]。2005年,美国的乔治亚水族馆开业时从台湾引进两头鲸鲨,在2007年1月和6月相继死亡随 [8]。

参考文献

[1]Philippine Aquatic Wildlife Rescue and Response Manual: Shark and Ray.

[2] Leu M, Li J, Ju Y, et al. Transportation, husbandry, and release of a whale shark (Rhincodon typus)[J]. Journal of Marin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5, 23(5): 814-818.

[3]Brunnschweiler J M, Baensch H, Pierce S J, et al. Deep-diving behaviour of a whale shark Rhincodon typus during long-distance movement in the western Indian Ocean.[J]. Journal of Fish Biology, 2009, 74(3): 706-714.

[4]Wilson S G, Polovina J J, Stewart B S, et al. Movements of whale sharks (Rhincodon typus) tagged at Ningaloo Reef, Western Australia[J]. Marine Biology, 2005, 148(5): 1157-1166.

[5]Rowat D, Brooks K. A review of the biology, fisheries and conservation of the whale shark Rhincodon typus[J]. Journal of Fish Biology, 2012, 80(5): 1019-1056.

[6]Black M P, Grober M, Schreiber C, et al. Whale shark (Rhincodon typus) behavior: A multi-year analysis of individuals at Georgia Aquarium[J]. Peerj, 2015.

[7]http://blog.afd.org.au/uncategorized/plight-of-the-captive-whale-shark/

[8]http://www.nbcnews.com/id/19212374/ns/technology_and_science-science/t/nd-whale-shark-dies-georgia-aquarium/#.WNkKXbPvOM9

 

整理自:中国鲸类保护联盟

最后编辑于:2017/4/7作者: FunDiving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